(這篇文章大體上完成於六月中,但因為找工作之事,所以延宕至現在才發布。特此記之。)

  從約莫一年前(2013)離開了前公司微星,自己走在這個身心自由的短暫時空狀態中也不知不覺已然一年多了。因著一些因緣,我只能說收穫是非常的豐盛;然而際遇永遠是不可期的,也不必然要在特定時空地點才能有所體會;因為真正的關鍵因素,永遠都是自己。為了紀念之,我選擇將這一路以來的學思心路歷程,記錄下來。

DSC_1460

(2013年桃機甫修建好的二航廈;於2013年一月最後一次出差返台時拍攝。歸途的旅人,迫切需要尋找下次出發的動力。)

  這一切或許可以從待滿微星兩年後談起。在微星待到第二年後,即便自己對自己的工作仍是非常的認同且工作愉快,然後自己卻也已經漸漸感覺學不到新東西了。看了看同為國外業務的前輩長官們,自然可以猜測出自己的將來。我看到他們身居要位,卻其實仍是做著與通路商打交道的工作;或者累積特定地域的人脈、抑或是全球走透透;而他們中也有不少人,在婚姻的部份並非圓滿的。當然,每種工作都有他的美好與苦痛;只是,我仍期望能夠有機會,去看看國外業務這個工作以外的世界;就算是得回來這個領域,我仍期望能夠找到自己願意就此安身立命的理由。

  所以就在做滿第二年後,自己原本就已經開了104,而期望能夠伺機換工作。然而因為自己同事的閃電離職而導致其負責市場有所空缺,另一方面則是因為新老闆 Steven 也願意給我這個機會,讓我去嘗試接手「埃及」-這個中東非洲四大市場之一。這樣的重責大任,同時也讓我有機會歷練主管的工作;因為他的賞識,更因為想要與這位好主管 Steven 結緣,我決定在微星留了第三年。我很清楚,假設我就這麼離開,就很有可能再也沒有機會,為這位好主管效命了;而好主管絕對是最難得的!

  就在這種狀況之下,我選擇留下來待在微星,並創造了三個月內埃及辦公室損益兩平、六個月內年成長率近700%的業績表現。(原本打算衝刺破1000%,但因為埃及市場只平穩了半年,而飲恨。)我相信我的表現應該沒有太讓大家失望,即便我自己知道,我的熱情以及積極,已然所剩無幾了。我的心,仍是懸在那,未得出口。

DSC_1309

(2013年最後一次出差,攝於埃及首都開羅,尼羅河之上)

  所以就在微星待滿三年後,我向公司提出了辭呈。那時候我的設想是,想要把這三年來的職涯經驗全數寫下;同時因為自己也算是有接觸國內的創業圈,抑或是自己的資歷也應該不難找新工作,所以想要邊寫作,也邊探索新機會。我倒是從頭到尾都沒想過要出國;畢竟自己這幾年來,去的都是周遭友人或許一輩子也不一定會去過的地方-中東非洲;而對我來說,尋幽訪勝已不是尋找自己的唯一方式了吧。也很感謝公司的賞識與慰留,甚至願意提出讓我自己選擇想去的市場,就是為了想要把我留下;但一想到自己的初衷,我也只能選擇用最深的誠意,向他們至上我最深的謝意。我只知道,如果待在這裡兩三年都找不到答案,我只能選擇離開這個自己所愛的工作,無論是一陣子抑或是永遠。

 

2013年3月至8月,成大青年校友社群建構

  在與公司協調離開的同時,自己就運用下班時間,開始籌劃成大青年校友聚會。其實自己也不是真的很想弄這些活動,但既然自己知道周遭的成大朋友都想要聚會,成大人就是重感情;那既然自己有閒暇時間,那就跳出來弄吧!所以經過一兩個月的籌備時間,在 4/27 弄了自己第一次在台北的成大青年校友春酒。因為擔心大家想來的動力不夠強,我們有幸能夠請來機械60級的林金輝學長演講(後來,他更成為台北成大校友會會長;真是太有緣了!),另外更用「職涯分享與交流」這個誘因,鼓勵大家參與。在尚未成家或生養下一代之前,青年都仍是有機會也必須要探索自己職涯的;與其自己盲目探索,倒不如與不同產業的朋友分享交流。因此,從一開始期望能夠來個30人就很開心了;到最後卻來了近百人!很感謝大家的充分支持捧場,也徹底地感受到成大人的團結,也重溫了大學時期的活力。

321667_10201059666883228_575038413_n

(2013/4/27,2013年成大青年春酒,感謝大家的熱情捧場。)

  延續著這個勢頭,也期望能夠讓更多學弟妹能夠認識出社會的學長姊,我便再接再厲地辦了 6/9 回台南成大的職涯分享聚會。這也是第一次以與學弟妹分享為主的活動,並與102級畢聯會合作。這個聚會約莫60、70人左右。之所以會想要回母校分享職涯經驗,並且還是邀集更多學長姊一起回去分享,就是因為自己深切地感受到自己出社會時的無助。都說成大幫在業界極富盛名,但為何自己在出社會之時,卻也沒認識到多少學長姊呢?另一方面,也是因為自己出社會後,雖然在工作中抑或是閒暇時,認識到很多優秀的朋友;但自己卻始終懷念在成大時,即便學業上極度慘淡,但卻能夠與許多優秀的同儕們,一起砥礪、一起成長。然而出社會後,卻很少有機會能有這樣的深度交流。如果在現實生活中找不到成大幫,那我們就自己組一個吧,讓大家繼續相互砥礪交流成長,也分享經驗給自己的學弟妹們!也真誠地感謝眾多好友們的支持,才能讓我的期望實現。

_1110140

(2013/6/9,2013年成大青年夏聚在台南 & 學長姊經驗分享會。感謝許多成大朋友的參與。)

  舉辦完一北一南兩大青年校友活動,自己也開始與台北成大校友會有了更多接觸。也讓自己開始思考這個組織的架構。當中我還記得曾有與朋友們些許爭執,但校友會終究是要求團結情感的,自己也在過程中學到了很多,更默默地調整自己許多作法。自己也開始思考一個完整恰當的活動架構,也就是2月、8月在台北;5月、11月在台南。前者時間故意設定在寒暑假,就是想要讓在校學弟妹們也能夠來台北參加;後者時間設定在畢業周與校慶週,就是期望更多青年校友也能回台南共襄盛舉。自己那時候是覺得,一季一次的活動強度,也或許是自己能夠承受的;南北各自以半年為一個循環,或許是足夠維繫其活動熱度的。

  因為這一前一後在台北與台南的活動,還有朋友們的期待,經過與幾位熱心會務的朋友討論過後;特別是聽過周傳文(土木94,給給)「鋼琴社午聚」的構想,我們也開始嘗試「青年西格瑪」這個每週三例行活動,在捷運忠孝新生站一號出口附近的「田中園」餐廳。取名為「青年西格瑪」,也自然是有著我自己個人的期許。這個活動讓青年校友們可以閒聚交流,也讓學弟妹有更多機會,能夠認識學長姐們。我還記得有一次最多人時曾到24人;有一陣子的話題竟然是「離職」,畢竟這跟職涯還有當前青年就業之困境,有太大的關聯了吧。 :P

02_20130710

(應該是第一次的「青年西格瑪」。成大西格瑪社創辦人,電機55的劉定泮學長,也欣然來訪。)

2013年5月至8月,職涯紀錄與生涯探索

  約莫離開微星之後,自己也就開始了職涯經驗的撰寫。首先先把 品牌通路國外業務之工作知識架構 補完;這其實是自己在工作業務交接時憑著工作經驗,拼湊出來的系統架構。爾後更接著按照各個不同的區域市場,用這個系統架構,力求完整的敘述(可由此篇整理得見)。這樣的寫作,一直持續到了七月;除了一篇工作知識架構(5393字),再加上三篇分區市場心得(3792字/4843字/3638字),共得不重複17666字;此外更在七月時整理並追加了一篇台灣科技製造業經驗訪談。自己隱約覺得這一切經驗的累積與記述,都可以是一種「民族誌」,也為了自己將來期望能夠做的社會科學研究,累積堅實的基礎。

  說到社會科學研究,就不能不提自己至今(2014)已經參與一年多的國際關係讀書會。這是經由朋友介紹的一個讀書會,專門研究探討中國大陸、國際關係、歷史等課題;因為都是由台大政治系的石之瑜教授擔任指導老師,所以又膩稱為「石門」,據說在台大已有幾十年的歷史!因為在這裡學習,自己才能上承大四時自修報考國關所的時期,持續在國際關係領域進修學習。五月時,自己甚至還在一週內天天參加相關的研討會或是聚會,也重溫了社會科學學習的快樂!因為自己得以在此持續接觸社會科學,也因為石之瑜教授的提點與鼓勵,自己也期望在將來能夠不必為錢煩惱時,能夠真正地沉潛苦練並取得社會科學的最高榮耀-博士。當然,這也會是很久之後,而不會是當下之事了。

1496565_770896046270201_1447996221_o  

 (某次石門讀書會,李大維大使來訪。在此有著來自各國、各專業領域的箇中好手,著實惠我良多! )

  自己過去這幾年,也有參與另一位教授-魏國彥老師(現今環保署長)所主導的讀書會;他的讀書會曾在長春路的西邊末端。而石之瑜老師的讀書會總是在他家,長春路的東邊末端;自己總覺得是個美麗的巧合。這條路的首末,象徵著我對國關政治領域的持續學習追求吧。

  8月時,自己去了花東一趟。主要是跟著幾位大學生朋友們一起去參訪台東「孩子的書屋」,也因此認識了陳爸,更讓自己開始思考他那種自給自足的經濟發展模式,與現今資本主義的經濟發展模式之差異。自己也有了很多思考。另一方面,也與前輩朋友一家人 Hawk 去了台東鹿野倒地鈴,這個自己曾經用心過的地方。感到惋惜,卻也不能說些什麼。也花了幾天去拜訪玉里的劉神父,認識到他堅持到底的慈善事業。前輩 Hawk 最後決定跟著劉神父,再次開拓他的人生事業。我也從這幾天與 Hawk 的相處中,抑或是在花東縱谷上許多不凡的靈魂,閱讀學習到許多永不滿足的快活人生。

DSC_2242

(與Hawk一家人、玉里劉神父、Hawk友人同影。)

  等到寫作告一段落之時,約莫是七月。自己也開始探索重返職場。因為主辦 6/9 台南青年校友活動而有幸能與黃敬群(資工92,Jserv,台灣開放原始碼界神人)學長能夠結緣,也因此曾瞭解他們公司狀況之後,期望能夠加入他們公司;只可惜並未成功。然而,正因為能夠接觸到黃敬群學長本人,自己也因為他立志回台南並奉獻自己的精力於教育以及台南的產業發展,而深受啟發。爾後,直到八月去完花東還有辦完 8/31 校友活動時,自己就開始積極投入求職之事。

20130831_________122

(2013/8/31,成大青年台北秋聚,雖然下雨且交通規劃出包,還是感謝大家的包容與熱誠參與。好多台北校友會的學長姊也一起來了!)

 

2013年9月至12月,延宕已久的就業嘗試

  因為七八月的求職失敗與延宕,自己便急著在 8/31 的台北青年校友秋聚結束後,旋即在九月開始一系列的求職面試。我仍記得,自己在一個月內篩選並且面試了30間公司、赴了40場面試;但卻都沒有正面的結果。簡要來說,我考量是與前公司微星類似的工作,還是先不嘗試,因此我拒絕或者放棄了包括華擎、明基、威剛等公司的面試邀約;並且大量面試工業電腦領域的職缺,卻也很少有正面回應。原因根據自己的推測,有好有壞,但總歸一句,我隱約感覺到,會不會是自己哪裡出了問題呢?在當時,我卻仍是茫然無解的。這個狀況一直持續到了11月。

  10月投入了一些心力在準備 11/9 校慶週回成大的青年冬聚暨職涯分享交流。因為確立了職涯分享交流活動之主軸為對學弟妹分享,所以以大學學年從9月開始為基準,自己將活動順序調整並定調11月為第一個活動,並在活動名稱上冠之「103級生涯初探」。後來因為工作因素,這可能也算是最後一個我自己直接籌辦的大活動了。

1397781_335093216633769_568041184_o

(2013/11/9,校慶週回成大與學弟妹的職涯分享)

2013年12月至2014年6月,校友會之轉進、發展與茁壯

  12/8 自己邀集了許多青年校友,參與了台北成大校友會之創投草創會議。也應當在那次活動中,讓不少資深校友看到青年校友的活力;也讓成大校方重新與畢業後闊別數年的我們再次連上線。但與此同時,自己已然幸運地得以投入一間新創企業的運作;也因此,自己也面臨了工作與社團的兩難。然而,既然加入這間新創公司,自己當然也是抱持著深厚的期望;因此勢必得要減少自己在校友會的參與程度。

DSC_2677

(2013/12/8,有緣有幸,得與台達電鄭崇華學長合照留念。學長是電機48級呀…)

  或許也因為如此,後來改名為「青年西格瑪」在田中園的聚會,自己之參與意願也逐漸薄弱。值得慶幸的是,楊傑年(政治96/企研99),這位過去幾年自己已經久仰大名的學弟,決意辭職並開始自己的個人事業「天地人文創」,首個活動便是承接「青年西格瑪」與青年校友會的內涵「職涯分享交流」,每週三舉辦跨產業交流活動。從一月到三月多,我們更邀約了台北台南兩地的熱血成大青年,開設了台北四場、台南兩場的「青年西格瑪」活動。固然這些活動中,有些的確是純粹的校友聚會;但由於自己似乎也是有點想以自己「通路管理」的經驗來引導這些活動,並不會強制介入活動籌劃與運作(考量自己當時的狀況,既不可能也無能為力;考量校友會自當以團隊成就歸於母校而非個人,自當讓諸位熱血又強大的校友主其事並自由發展,更無必要以個人為主),所以到後來已經讓「青年西格瑪」從數個子活動變成了一個通路品牌;實際上各活動的運作,已然是由不同的組織或社團獨立運作。自己也僅在創立初期,提供些許幫助;但完全不干涉運作,或甚至不參與。這個活動未來會如何,畢竟只是個嘗試,或許並未成熟吧?

Youth Sigma

(2013年的青年西格瑪。)

  另一方面,因為諸位青年校友的熱誠投入,讓校方注意到我們,而邀請我們回到母校討論,並展開了一系列的合作嘗試;這也是「成大青年產業社群計畫」的濫觴。熱血的李小乖(土木97),籌辦了大概可以說是聲勢最浩大的青年校友分享與樸園實習活動;雖然我並無多少參與,但真誠感謝小乖,把更多的青年校友帶回成大;讓2014年的成大下學期,掀起了諸多波瀾。另一方面,我自己規劃的職涯分享交流活動,考量到台北已經有傑年的週三產業小聚,讓成大青年已經有了個固定聚會之場域;也考量自己能直接付出之心力;更考量到台南更缺乏產業資源,所以便把整年度的企劃修改為四月一次;而取消了原訂一月的台北聚會,直接改到三月回成大的台南聚會。然而在三月時,其實自己仍然不太有心力能夠籌劃活動。所幸的是吳季剛(土木95)的熱血投入,並引入校橄強大的人脈支援,再加上季剛自己極富創意且更能契合活動目標「103級職涯教戰」的活動企劃,完成了 3/23 在台南的青年校友活動。

10006952_10152294363021047_2021333930482252666_n

(2014/3/23,由吳季剛所籌劃的「103級職涯教戰暨成大青年春酒,在台南」。由衷感謝。)

  另一方面,3/12開始,熱血的葉柏廷學弟(經濟102級),在一開始由朱宜振學長(化學86,Lman)的幫助下,他也開始弄了「青年西格瑪」的第一個台南聚會-產業小聚。經過至今三個月的不斷Pivot,可以說是貫徹了Lean Startup的精神,這個活動已經成為台南在地知名的青年社群活動。爾後由周傳文學長(土木94)領銜,柏廷的團隊也成功籌辦了NCKU Cube Mixer,這個南台灣第一個創業博覽會活動。這個活動的肇始,或許也能作為我們這些日子一起努力的一個小小成果展現。

  辦過幾次活動下來,我們深刻地瞭解到,就算我們再熱血,我們這些青年校友終究是在台北,遠水很有可能終究救不了近火。台南在地產業力量的薄弱;或許是因為這十幾年來中南部的產業外移,卻也因此造就了成大因為沒有產業持續與其對話,早就成了一個象牙塔;也因此讓我們畢業時,遍尋不著近幾級的學長姐可供請益、學習、效法。我們的年紀、閱歷,或許仍舊沒有能力在台南草創出一個新天地、再造一個產業,還有屬於我們這輩的桃花源;但我們可以從自己能做的開始,創建一個產業社群。而其時還仍僅大五延畢生身份的葉柏廷學弟,就奉獻出他的個人絕佳的才華與精力,從連結學校人才以及在地產業社群做起;以創建在地產業為終極目標,把這一系列的活動,紮紮實實地辦出了口碑。或許在不遠的將來,我們更可能能夠看到,一個成大原生的全國性乃至於世界性的創業育成非營利學生組織,也說不定!

(「青年西格瑪」這個系列活動發展到後來,也的確因為各種因素,而無法按照原樣來延續。然而,這仍是我身為一個西格瑪,曾做過的努力與嘗試。無論如何,我都感謝大家對這個系列活動的支持。這都是我的驕傲。 :) )

10295362_664888853560819_6675433537974375180_o

(2014/6/8,NCKU Cube Mixer一景。不能不說,從這場活動,我看到了台南產業以及成大在學學弟妹醞釀已久、求新求變的活力!)

  另外不能不提的,就是朱宜振學長(Lman)的投入以及其後的南星加速器。自己當然是還沒有足夠的產業歷練,所以可能還沒有能力投身台南產業的構建;但Lman學長的投入,讓這件事情變成了可能。自己也在過程中盡己所能提供協助。期望有朝一日能夠開花結果。

 hackpad.com_ABjDIgdX3Cj_p.191853_1402547771411_SSX logo

 

(Lman學長的「南星創速器」,也包括了我想要打造我們這輩青年在南部的「自己的桃花源」之理想。夢想很傻,而我也還很嫩呀。)

 

2014年5月至今,Sometimes we found answers before questions.

  五月底,因為一些原因,自己離開了這間新創公司。而在五月初,我前往台中東海拜訪許甘霖教授,也讓自己散散心。遲來卻意外的收穫是,經過教授切身經驗且毫無保留的men's talk與真男人的提點,我對自己感情上的盲點看清楚了,也豁然開朗了。過去我雖然也有幸能夠認識不少好女孩,但卻因為自己的不作為,根本上是因為自己總是太理想太自以為是,所以仍然讓自己孓然一身。石之瑜老師有次對大家說的玩笑話,我卻一直記在心裡:「你們之所以沒有女朋友,就是因為你們只想到自己!」對於感情,我的確太過於自私,所以從來都沒有及格過…。

  離開後,我很清楚即將開始的,是「如履薄冰的自由」。我迫切地尋求更多樣的生活體驗,也期望能夠找到讓自己追求健康的運動種類。我體驗了許多過去沒體驗過的事物,例如划龍舟、跆拳道、足球、熱瑜伽、Breaking大賽等。我跟著高中同學陳彥銘重回大自然懷抱,也跟著大學朋友王欣旗接觸音樂的學習。

  因為一篇文章,更讓我徹底地反思這一年的歷程。

"When I was young and free and my imagination had no limits,I dreamed of changing the world.

As I grew older and wiser, I discovered the world would not change, so I shortened my sights somewhat and decided to change only my country. But it, too, seemed immovable.

As I grew into my twilight years, in one last desperate attempt, I settled for changing only my family, those closest to me, but alas, they would have none of it.

And now, as I lie on my deathbed, I suddenly realize:If I had only changed myself first, then by example I would have changed my family.

From their inspiration and encouragement, I would then have been able to better my country, and who knows, I may have even changed the world."

  這一年來,更甚至可以追溯自大學畢業以後,其實我一直都在放縱自己。在大學的前三年,我一直學習的很痛苦;直到大四自修念國際關係之後,我才能徹底地體會到學習的快樂。因此大學畢業後,我擺脫了身為「企管系」學生而必須學習那些讓我痛苦的學科的責任,彷彿脫韁的野馬,瘋狂地在工作中實踐自己,也彌補過去在大學中痛苦且失去自信的自己;在某種程度的偏執中,我揚棄自制的美德,也僅接受自己願意承擔之最少責任,放縱自己的聰明才智,徹底地以追尋自己的興趣為主。這樣的思維,在過去「荒業」的這一年,被實踐地淋漓盡致。的確,我也達成了許多目標;正如同文章中所說的,"free and my imagination had no limits." 但卻正是在這極度的放縱中,我卻也覺得或許夠了。如果極度放縱可以讓我得到眼前的這些(卻也失去不少);那如果我學會自制,學會一切從自己身邊做起,我相信我會得到更多我之前因為沒有自制力而作不成的事情,包括計畫陪伴父母、控制作息、並規劃重拾自修計畫。

 

結語,對於未來的想像

  這段日子裡,一開始因為認識到Jserv學長而深受他的行誼鼓舞,使我更堅信自己該朝著讓台灣產業更好而邁進;透過努力經營青年校友會的過程中,自己逐漸確定了做育成的期望;透過與Lman學長的互動以及向他學習,更讓自己更堅定這個想像。

  育成的重要,是因為他是一個國家產業轉型與發展非常重要之產業政策。對自己來說,可以作為未來職涯的想像,也或許是其介於產業與政治間的特性。高三開始職涯思考以來,自己就在資管(企管)與政治領域間徘徊不定;自己大學志願選擇資管系而誤入企管系,而未能進入政治系;念企管而不得、而後大四準備資管所乃至於國關所;畢業退伍後先到鴻海工作,後堅持做國外業務,一方面尋求挑戰、尋求探索未知與海外歷練,卻也是不想進入公職體系,而不循國關人常見職涯路徑-「外交特考」,並選擇當個「民間外交官」。

DSCN7963.JPG

(2011與老闆訪沙烏地,與 Intel MEA Head 及中華民國大使合影。民間與政府外交官,一起打場漂亮的仗吧!)

  育成這樣的工作,沒有產業甚至是創業的歷練,別想挑戰;育成能成就的是一個國家的產業轉型乃至於發展,背後牽扯的是一個的經濟力乃至於國力。透過這幾年的歷練,自己逐漸發覺並認知,「育成」對於連結自己「資管/企管」以及「國關/政治」這兩個領域所思所想的關鍵重要性,卻也的確是自己紮紮實實地體驗出來;而非空想出來的。

  原本自己以為自己該馬上朝育成發展,但後來想想,與其說育成該是下段職涯,不如說那該是一個目標;我這一年來在追尋的,並不是下一間公司,而是自己將來10年乃至於20年的生涯目標。自己之所以想到不一定要直接做育成的原因,就是因為已經學習到,一切從自己做起;那我就不必割捨過去自己曾經熱愛的工作與歷練,而必須以此為基礎,繼續求進步。

  台灣的創業界一向偏重技術而極少市場思維注入,創業者只問創投而不擅獲利,只求技術創新而無力於價值傳遞,這是台灣的工程師文化所致;這個現象,彭明輝教授近日也有著墨過。因此,或許自己在市場端的歷練,是有機會能為台灣創業界乃至於產業界,帶來另一種切入角度的可能性的。我期望自己能夠讓自己經歷更多市場歷練,鍛鍊自己的市場能力,並用這樣的能力,讓更多新創企業能夠成功;進而促成台灣的產業轉型。

  如果想要經歷更多市場歷練,就必需要繼續挑戰更多面對終端消費者的工作,與他們接觸,並思考問題的系統解決之道。原本自己以為自己喜歡技術,所以該往產業上游、抑或從職能鏈來看,往PM甚至是RD走;但若是以上述的職涯目標來說,或許我更該做的是接近產業下游、業務專業;無論是繼續做品牌的國外業務;或甚至是代理商;抑或是電子商務等的新興網路公司;因為他們都是直接面對並且爭奪終端消費市場份額的player!

DSC_1235  

(肅穆。在非洲最古老的清真寺中,看到最真實也最平實的一景。無論生死,在真主阿拉面前一律平等。道德經:「天地不仁,以萬物為芻狗。」擺脫高科技的炫目亮麗,我們最該認真與之學習的,不該就是最真實也最平實的市場嗎?)

 

  Sometimes we found answers before questions. 這一年來的尋尋覓覓,最終很意外地得到自己接下來的人生目標(answer);才瞭解這一年來自己的問題(question),其實是失去了自己工作的意義;我不知為何而戰。原本自己喜歡並勝任國外業務的工作,並期望能夠替台灣品牌揚威世界;但看到台灣產業的淪喪墮落,自己卻不知道自己能夠做些什麼;也感覺原先自己對於自己工作的期望,似乎僅是在求一個自爽的層次而已。尤其因為做校友會,而感受到即便大約該是水準不會差到哪裡去的成大乃至成企畢業生,遭遇到的職場條件卻真正是越來越差!然而話說回來,我已經找到自己過去工作經驗(國外業務)以及未來自己期望(台灣產業轉型發展)其中的關聯點(用市場能力投身育成事業),也因此知道自己接下來10年乃至於20年,能夠持續投入工作的目標與意義所在?

  屆退時的急切;離開鴻海時的浮沈;還有現在嚴格來說是兩個月多的如履薄冰;這都是因為重新找到理想,而急切地想要實踐。因為只想在實務歷練,所以選擇去了鴻海卻只能撐個一年;因為只想讓自己能夠立足,所以去了宏普微星卻只能撐個三四年;接下來,能撐個10年、20年,因為我已找到能夠支撐自己這麼久的人生目標了吧!

  去年9月時面臨一系列的求職困境,我也可能找到了解答。回想起來,那時候的自己,其實仍然只是為了找工作而找工作,卻其實未能解決最根本沒被自己發覺的問題:工作的意義與人生的目標?一方面是因為自己仍處於困惑之中,二方面,自己的個性已經不願意多做掩飾,所以能夠或許太輕易地被面試官感覺到不對勁。然而,這或許也是一種好事吧!而現在,既然已經找到,我已經能夠用更平實且更實在的態度,去面對下一個挑戰了!另一方面,自己也有著深刻的體會:找工作或許很簡單,但找伯樂卻很困難,找團隊,則是更加困難。

  一點對於職涯歷程的經驗或許可供參考。畢業前後至畢業一至三年內,多半是社會新鮮人進入職場體驗並尋找自己能站穩腳步的時期。這段時間可以說是職涯思考的第一個十字路口,最重要的是,找到自己喜愛而且能夠忍受其痛苦且煩悶的一面之工作;無論是在哪個產業、哪個職能、在該產業的哪個位置。(可參考拙作:科技業概述與職涯方向規劃);另,我極度贊成在學期間可以與產業互動,例如參加實務演講或實習等,等同提早為出社會做準備)然後,花費二到三年時間,把這個位置的基礎給打好,給成果做出來。(當然有些產業是不必耗這這麼久的,例如公關行銷等。)我想我就是因為以上工作都做完了,所以才到了職涯第二個十字路口:開始思考繼續工作的意義為何?有時候與其說答案是被找出來,不如說是自己定義或者認定出來的。

  6/5,我正式丟出了尋求承辦7月台北青年校友活動(宗旨除了是青年校友聚會,更是103級校友迎新)幫手的請求,其實或許某種程度來說,是一種放手。正因為自己已經找到了將來的職涯目標,所以我必需要集中精力,而不能夠持續「直接」籌辦青年校友活動。當然,我仍會參與並持續支持類似活動,只是我可能不能再是那個主事者了。我的人生,某種程度而言,已經找到自己的方向,不能不繼續踏步向前了。

  自從畢業以後,自己總是懷念學校生活,還有那逝去的青春。其實只是因為學校意味著學習,而自己當年卻是入寶山卻空手而回的。但回學校並不會是問題的解答,因為當年不僅是因為父母不允許自己念政治(外在因素),卻也因為自己始終未能學會自制。(卻也可能是因為失敗的企管學習而導致,剪不斷理還亂了。)然而,或許我已經不再需要懷念學校生活,因為我已經體驗了徹底的放縱,也從中知道必須學會自制,一切從自己做起。如果自己學會自制,因此就能夠持續學習。如果我能夠持續學習,就能夠持續讓自己不斷進步,那我就不必因為遺憾自己當年慘淡的大學生活,而羨慕目前仍在學享受大學生活的學弟妹們;而能夠離開學校仍舊持續追求進步,也讓自己永保青春之活力!

1617411_625074047542300_282739749_o

(諸多大學時期結識的熱血青年,一起發起的「成大青年產業社群計畫」活動海報。相信我們,這只是個開始而已。無論是以何種形式,等著吧,台灣;接下來,就看我們的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Entrepreneur

nickki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Hsiang
  • Hi~我在網路上找尋資料,無意間連到你的blog,連看了幾篇文章,發現你將自己職涯經驗做了系統化的整理和紀錄~覺得這點真是蠻厲害的,很有心。而且,這篇校友活動的紀錄,很感人。
    認真經營自己,品味人生點點滴滴,一定會是精彩的旅程~
    加油了!
    也謝謝你在網路上分享的心得
  • 加油,共勉之。:)

    nickkiang 於 2016/02/13 02:37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