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篇文章是針對「趕快擺脫經濟成長的魔咒」這篇新聞的積極回應。純粹個人想法,歡迎批評指教!

  今日的世界秩序,可以說是由資本主義跟比較經濟所構築成的。姑且先不論有些國家會採用關稅壁壘等方式阻擋自由經濟的潮流;就算是完全自由的經濟,資本主義本身似乎仍然有一定的缺陷,會帶領世界走向失序。

  原本的比較經濟的完美假設是這樣的。某甲、某乙、某丙分別提供不一樣的勞務,而使得彼此受惠。如果某甲會剪頭髮、某乙會刮鬍子、某丙會清耳屎;彼此的服務都收5元,那麼三個人再彼此交換服務之後,三人都可以享受到完整的美容服務。

  但是,資本主義講求的是市場寡占,人不為己,天誅地滅。如果今天某甲希望多賺一點,就不會去理會他人,運用管理辦法,例如來個bundle program,剪頭髮兼刮鬍子只算7元,那消費者為何不會買單?

  對,或許我們會說,這時候終端消費者的福利增加了,因為可以用更少的金錢享受到更多服務。這也是資本主義所鼓勵的行為。但是,某乙要怎麼辦?他是不是要強迫自己也提供跟某甲一樣的服務,或是去搶某丙的生意,來個刮鬍子加清耳屎7元?不管怎麼樣,資本主義的運作之下,一定有人會敗下陣來,市場的輸家就是社會的弱勢,因為他失去了工作,沒辦法營生。貧富差距就變大了。

  照理來說某甲就變成寡佔了,他可以把價格調回去,但實際上並不是,因為一定會有某丙加入戰局,運用技術或者管理創新,例如簡化流程,可能只提供刮鬍子3元跟他競爭。

  不管怎麼樣,我們可以發現,同樣是提供一樣的服務,必須要耗費更多的力氣,運用頭腦,無論是做技術創新或管理創新,才能達到一樣的利潤。整體來說,大家都必需要費更多力氣,才能達到以往的利潤。

  資本主義發展到極致,等到市場飽和後,就是大家越來越累,但是利潤還是越來越薄。除非你的創新遠遠超過別人,你的利潤才會重新標高,而你周遭的也因此受惠;但相對的是,背後有更多人敗下陣來,成為社會弱勢。或者,你去開拓新市場,那可能會對自己國內狀況好一點;但是,你卻也墊高了他國人民自主發展相關產業的門檻,終究還是塑造他國更多的弱勢。國際上也因此出現貧富差距了。

  以往社會主義的極致就是暴力的共產主義。但是暴力本身就是錯的,也無法和平的解決問題。後來有人提出社會主義,運用國家賦稅,促使財產重分配。但是有能力的人,終究懂得用非技術辦法降低成本(避稅),所以這招基本上對有能力的人是無效的。貧富差距還是只會越來越大。

  莫怪,過去的中國推崇的價值,近似於道家:絕聖棄智,民利百倍;絕仁棄義,民復孝慈;絕巧棄利,盜賊無有。如果大家都不運用聰明才智,社會發展就會停滯,但是彼此相安無事,天下就會和平。但基本上這是不可能再發生的了。因為那也只是道家的期望罷了。人類已經走到這裡,就已經回不去了。我們必需要有別的作法。

  當年歐人之所以會推崇資本主義,有其時代背景:為了要打破封建造成的市場壁壘等。但是現今的國際社會已然因此失序兩三次,我想我們的確需要另一種價值。我想,我們不能相信資本主義的價值:人不為己天誅地滅,是神聖不可侵犯的。當然那是人類天性,所以必須疏導,卻不能推崇、神化。

  我們也不能相信大量消費(導致浪費)才會讓經濟成長。如果這樣做,我們只是換得短暫的物質享受,但是貧富差距還是會越來越大。因為這只是暫時讓市場變大,因此讓弱勢可以晚點出局。但若根本的市場秩序沒有改變,弱勢終究會被強者踢出去。

  但我們也不能限制強者運用技術或管理辦法奪取市場寡占。這樣的確會否定他們運用自己頭腦來讓這個世界更好(或者更壞?)的努力,這個世界也失去進步的力量。而且基本上,自由已經是基本人權了。我們沒有權力去限制別人。

  所以,我們只能推崇另一種價值。不能用經濟成長、GDP數據大小作為國家比較的指標。基本上這會塑造的只是惡性循環。數字越大,表示前述的競爭狀況越強,人民只會越活越痛苦。

  我們應當要推崇多元發展的價值,鼓勵人去尋找自己最擅長的工作,這當然還是會造成前述的事態循環。但我們要加上去推廣另一個價值,那就是簡樸、降低個人的欲望。

  如果你不需要什麼錢,沒有啥欲望,你就不會為了賺錢而勉強自己工作。因為你快樂的來源本來就不會是賺很多錢並享有很多物質享受,就是在做這件事情的本身。推廣簡樸的同時,你也會因此比較不在意錢,若你因為事業成功多賺了錢,你也會更樂意去捐出來。並不是因為你多有愛心,而是你根本不需要這麼多錢。

  如果你真的找不到自己擅長的能力,也還可以,因為在一個不在意物質享受的國家,原則上可能不需要太多錢,就能過活。

  這就是我對這件事情,整體思考的結論。還請各位朋友們批評指教。

創作者介紹

Entrepreneur

nickki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nickkiang
  • 小弟自認沒啥學術研究基礎,頂多所學雜了一點,還請有興趣討論的朋友予以見教,也鞭小力一點。:)
  • nickkiang
  • 附上與就讀國關所的學弟間之對話。

    蔡松伯:
    我想這篇文章提供了一個很適合大眾的生活觀,簡樸少欲、輔助弱勢以達到資源的有效分配,是一個相當吸引人的想法。
    學長在文中提到了比較經濟,其實近似於李家圖所提的比較優勢(comparative advantage),認為在靜態的國際貿易中,各國根據自己天生具有的優勢發展不同產業,並藉由貿易互通有無,以達到最大效益。應用在一般生活,只做筆電的人為何不會餓死,因為他有能力生產最多筆電,並以此拿去換各種生活用品。也就是孟子所云:一日之所需,百工斯為備。
    以此邏輯思考,為何需要競爭與淘汰,因為有助於創新與獲利。在政治學中很流行的經濟學者熊彼得認為,創新造成巨大獲利,才是資本主義之所以存在的原因。寡占或福國利民絕非終極目標。如裕榮汽車獨占台灣市場,但卻不如日本有三家大車場相互競爭。弱勢之為弱勢,主要在於其無法競爭而被淘汰。
    若要使弱勢得以獲救,也就要回到資本主義的改良,加入社會福利的要件。福利並非無端生出,社會福利是為了使弱勢者得以獲得時間,發展出其它的比較優勢,使其繼續生存。純粹的資本主義並不存在世界上,現金大多的政體都或多或少接受社會福利的存在,以使資本主義有效延續。故如果要讓社會得以繼續發展與創新,不能講究簡樸,而要講究高附加價值的消費,以及政府如何輔導弱勢繼續進行競爭。
    獲利使創新者得以繼續創新,福利使弱勢者得意繼續競爭,唯有不斷地提高競爭的數目與品質,才可以繼續的發展與創新。由此角度,弱勢並非輸家,他們只是沒有找到適合其競爭的領域而已。

    我:
    松柏你說的是社會現況。但我就是認為現況不一定有存在的必要,所以才另有想法。社會福利也是政府財產重分配的一種。基本上我不相信他的效用會非常有效。不是說做了沒意義;而是我覺得不夠。所以我覺得還需要推廣社會風氣,讓人不知不覺遵從。社會繼續發展及創新的意義,若不能帶給人快樂,只能獲利,我認為對人類本身並沒有意義。創新的原動力若是自我實現的快樂,才對人本身有意義。
    另外,你也沒有清楚地指出為何繼續發展與創新,不能講究簡樸,還要講究高附加價值的消費。其實我不明白何謂你所說的高附加價值消費為何。此外,我的文章中,提倡簡樸的用意只在於降低物慾;卻不必然會因此扼殺發展與創新。因為發展與創新會由推廣多元價值而啟動。
    我沒有認為弱勢就是永遠的輸家,我也認同他們必然會有屬於他們的領域,只是我認為推廣簡樸,會讓他們在尋找領域的過程中,減少阻力;推廣多元價值,會增加助力。
    如果是因為我的文章表達不夠清楚,可能要請松柏讓我知道一下哪個環節需要改進並增加敘述。再請松柏指教一下囉。

    蔡松伯:
    不敢說指教,但可以分享一些意見XD
    學長的文章深入淺出,唯有兩點難以理解:
    其一,簡樸可以降低物慾,但物慾與弱勢之間的關聯就不清楚了。過度消費可能讓經濟過熱,但如果都不消費,政府就沒有稅收,誰來救助弱勢?為何我提出高附加價值的消費,簡單來說就是讓消費有雙重意義,不但滿足自身需求,也可滿足社會需求。舉例來說,當台灣人買東西時都關心這家廠商的勞工待遇、是否剝削或歧視弱勢,此時購買行為就會對產商乃至政府產生效應,因此往後的生產都要相當注重人權,否則賣不出去,這就是附加價值。
    其二,多元價值與創新之間的邏輯為何?學長認為創新的來源是自我實現的快樂,但大多數人之所以敢於花費鉅大心力自我實現,多半有巨大獲利在背後支持(文科除外)。因此能夠創新的產業多半是有一定資本規模的廠商,支持創新的政府多半能夠容忍長期研究的成本與失敗的風險。我認為學長的意思在於多元價值可促進跨領域的創新,簡樸可以使大家不要去追求微薄的毛利。但我認為,這些都只是催化或強化創新的因素而已,真正影響創新的因素,仍然來自於長期的投資與消費者的肯定。
    而如何讓弱勢者不但改變領域且能夠創新,這就是更深奧的問題了。

    我:
    我試著以我的邏輯解釋,看你是否能認同。
    1. 不消費,沒稅收,無法救助弱勢。這個推論是當今主流,但我持保留態度。原則上只有中產階級的消費能被課稅,強者(真正的有錢人)都會避稅。然後,政府效率必然無法高,所以其弱勢之救助效果亦有限。
    2. 你的高附加價值之消費觀念很好,但不一定容易落實。但我可以舉個例子為你佐證:綠色商品。嚴格來說,我仍然認同你這部份想法。但我是從降低物慾這點來支持。當一個人不在意自己金錢多寡,夠用就好時,如果他的經濟狀況尚佳,他在購物時就會不只考慮他自己,而會考慮選購所謂高附加價值的產品。
    3. 我先提示一點日常觀念的修正。賺取金錢、經濟成長並不一定能帶來快樂。所以這個大前提要先理解到。你認為人們願意投資研發,是因為其能帶來獲利,我沒否認,而且我認同。不過卻也不能否認有些人是的確想要達成某些創新,藉由事業成就來自我肯定。獲利對他來說只是肯定,他卻不一定會有實質物質的需求,需要這麼多錢。多元價值可促進跨領域創新是沒錯、簡樸也可以使大家不追求微薄毛利(但此邏輯沒有也應無必要在我文章中提及)。
    松柏,我在想…你是不是沒去看我要回應的那篇新聞呀…Orz 請循其本,你之所以想攻讀國關碩士學位,並不是因為他可以讓你獲利,而是你仍想自我實現,即便這條路比別條路還難走呀。真正影響你投入國關並試圖對該領域做出創新的因素,長期的(時間)投資有其必要,消費者(人民)肯定,但就某些人(包括你)而言,終究還是因為個人之志趣使然。所以,推廣多元價值、強調並塑造「行行出狀元」的就業環境,就讓人不會只為了錢而去選擇志業,而更能活出自己、活的快樂。

    蔡松伯:
    如果加上這些說明,你的文章就相當令人讚賞了!
    你說得那篇社論在你第一次貼出來我就看了,那篇文章說道最後還是沒完全否定成長是必須的。
    至於如果多元價值只是說服人人都可以當狀元,卻不能提供一種證明此狀元是有意義的,終究只是一種想法而已。事實上,許多創新是不值錢的,但沒有這些不值錢的創新,真正能夠獲利的創新也很難產生。只是這種概念對短視近利的台灣人根本不能理解,一群理工宅只會怪產業不創新,但他們沒有想到這是過去二十年得台灣高等教育不重視文化涵養的結果。

    我:
    抱歉了,只是覺得我的邏輯脈絡沒有被抓住;但或許你只是看過我的脈絡後再以別的邏輯審視,看是否仍然說得通。
    回應原始的那篇新聞,我的立論是,經濟不是不能成長,只是覺得那不是最重要的。因為以往的立論就是,經濟成長、人民富裕、人民快樂。但很明顯的,這條論證是過於直線思考,導致實務上來說,很多時候是錯誤的。
    我認為人們應該追求自己的興趣,因此政府或輿論媒體等能夠塑造社會風氣或社會環境的行為者,應該塑造一個鼓勵人民追求自己興趣的環境,也就是大概等同於多元價值的提倡。所以「提倡多元價值、人民追求興趣、不必然會經濟成長,人民卻能真正自我實現」就是我認定該走的邏輯。另一方面,塑造簡樸風氣或簡樸環境者,則是可以讓人在未成就自己時不會有一個太難在其中生活的環境,成就自己後也不會在意自己擁有之多餘金錢,可能就會願意替他人著想,自發性分享財富。
    最後,的確,這些想法,都是要靠教育才能辦到,包括家庭、學校及社會教育等。關於這部份,台灣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 nickkiang
  • 王今暐:
    老友慷慨為文,我略表拙見以示支持:
    據我認知,寂靜的春天、該社論及你的回應都扣緊一個主軸,那就是「發展的目的」。資本主義與社會主義之爭,則關乎「發展的方式」。
    然而,無論我們是否有能力瞭解「哪個選擇較好」,上述討論都忽略了「權力」的面向。
    自由不是天生人權,而是特定制度下的產物。某種「自由貿易」或配額經濟,鼓勵消費或倡導簡樸,這都要靠制度化的力量來保證,不會自然存在。任何特定的發展目的與方式都不會自動生效,而是在特定條件下得以暫時運作。
    若我們追問,現行這套經濟制度如何維持其存在,而其他的制度邏輯不存在,形塑這種現況的力量為何?當然,政治經濟學家總是會敏感地分析國際/國內/階級之間「政治」力量不平等。
    然而,現行經濟制度的運作不會只依賴政治力量,還必須有效動員「各地的社會與文化條件」。無論哪種資本主義或社會主義,只要涉及勞動力就無法離開人的社會來運作,因此必須「借用」社會既有的力量才能運行(例如:父親身為一家之主養家活口的責任、保守社會中女性基於「補貼家用」而輕易接受較低工資、特定工業與政治黨派的利益關係等等)。我覺得你的關心主要在於「社會與文化面」,不妨另行追問「現行經濟制度的文化與社會基礎為何?」,並據此考慮你的方案的社會基礎為何,你要動用什麼力量才能動搖現行的制度或讓大多數人接受你的教育?
    這方面可參閱經濟社會學或「道德經濟學」(moral econemy)*領域的研究。
    (*有人認為翻譯為「情理經濟學」更見箇中真義:經濟需「合乎社會情理」卻不見得要合乎道德標準或法律規範。)
    此外一個小提醒,許多立意良善的願景表面看來有所不同,執行方法卻同樣專制。

    我:
    你說的沒錯,我就是要借用中華文化傳統價值中的「簡樸」來推行這個新觀念。至於「多元價值」,或許可以以「近悅遠來、兼容並蓄」的中華文化價值來延伸推廣吧。執行方法專制,或許也是不得已之惡…。都忘記你是社會學專家,這篇刊出時就應該諮詢你才是!:) 很感謝你的觀念分享,非常受益,還希望可以讓我轉錄到我的部落格集中留言囉!:)

    王今暐:
    我只是個學生,專家之名受之有愧。
    英國人對於「多元文化」的「適應」已行之有年,當地居民從中感受到不少問題,因為即使是「多元價值」這樣的概念,執行起來卻叫人有種被迫接受的感覺。如此,無法接受的人們又對自己衍生一種罪惡感,無可措其手足……。詳細情況,建議你去瀏覽英國該相關文獻,或許會有所幫助。
    所謂「必要之惡」,如果是上帝決定的,那無可厚非,然而,當這些「完美與必要」的概念是由「人」所提出時,就涉及由人來決斷別人的生活機會與生活方式,不可不慎。我相信提出資本主義、社會主義、自由市場與保護主義的人都相當睿智且慈悲為懷,至少不會比我們差,然而,為什麼偏偏執行下來出了各種問題?
    「過去的中國」提倡過各種傳統價值,卻未必適用所有人的生活方式。舉「貞節」這種高貴的情操為例,其實只是士大夫階層的玩意,一般民眾則演化出由弟弟娶兄長之遺孀的不成文制度,其義為使寡婦在喪失唯一經濟支柱後生活仍有所支應,否則難以為繼。正是如此殘酷的現實,讓貞節窒礙難行,立牌坊才成為有價值與有必要之動作。

    我:
    關於英國人的多元文化實踐,有網頁連結可供參考嗎?另,面對當今社會諸多問題,有志之士,應當為己所能為。雖然沒有人能夠絕對正確,但若因此不作為,我想也只能放任情況更壞。提出那些主義的人們,後來或許都因此改進他們要改進的現況,卻也不可避免有其衍生弊病。過與不及均有其弊。這就是為何我們要「中庸」了。不過,我想,你只是想提醒我一些事情。我收到了。謝謝。:)

    王今暐:
    網頁方面我不曉得。我說的是社會科學論文,可以在相關學術資料庫用關鍵字搜尋「英國+多元文化」,應會找到不少研究。各大學每年都會買很多學術資料庫供該校學生免費使用。我現在已經離開學校,手上沒有直接資源。
    此外,回到正題,從多元文化、到政治經濟制度、到發展的目的與方式、再到人們的生活機會,這當中的連結非常的遠,也很抽象,其中是否真有因果關係,需要每個環節細加辨察。可能要花上一輩子的時間,還不一定找到正確的因素。
    學者沒有嚴謹的邏輯與證據將無以服人,不會輕易出手;企業家卻非如此,因為企業家某種程度上是拿自己的身家性命來賭博,賭自己想的那套作法會成功,他豁出自己。今天你要倡導這一件事,可能得決定自己的角色,也考慮這有限的結果是否值得你賭上一生,最後留下什麼。當然,如果你採取的角色是政治人士,那又另當別論。我囉唆了,抱歉。

    我:
    你說的很正確。而我們也的確是採用不一樣的方式去遂行自己的理想。有這點歧異是必然且必須被注意到的。我會試著提醒自己。也祝福你我。:)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